葛巾

偶然看到的一段话罢。

深夜摸一只闽系海军扛把子宽哥,再次纪念那支沉落在历史长河里的民国海军。
晚安。